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 >> 中国美女 >> 正文

香港马今晚出什么

来源:六合宝典 时间:2019年04月02日

  令和 日本公布新年号

令和 日本公布新年号

 

4月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新年号为“令和”。
新华社发

令和 日本公布新年号

4月1日,在日本东京,人们正在观看写有新年号“令和”的书法作品。新华社发

令和 日本公布新年号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4月1日中午在首相官邸正式公布,代替目前平成年号的新年号为“令和”。新年号将在今年5月1日新天皇即位当天零时开始使用。
这是日本宪政史上首次在皇位继承前夕公布新年号。当天上午,日本政府召集京都大学教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山中伸弥等9位有识之士举行恳谈会,就新年号的备选方案征询意见,随后在听取国会参众两院正副议长的意见后召开内阁全体会议,讨论确定新年号并通过相关政令。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随后在记者会上发表谈话,向国民阐述新年号的涵义等相关情况。他指出,“令和”出自日本最古老诗集《万叶集》的语句“初春令月,气淑风和”,蕴含了“文化在人们美丽心灵相互靠近之中诞生并成长”的涵义。
这是日本年号首次出自日本古代典籍。“令和”由此成为日本自公元645年“大化”年号以来历史上第248个年号。日本自明治时代以来采用“一世一元”制,即一个天皇在位期间只用一个年号,通常在天皇驾崩后更换年号。然而,此次更换年号是基于退位特别法,而非因天皇驾崩。
明仁天皇生于1933年12月23日,1989年在他父亲裕仁天皇去世之后继位,是日本第125代天皇,年号平成。2016年8月,他在视频讲话中流露退位意向。根据退位特别法,明仁天皇将于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将于5月1日继位。为避免更换年号对日本国民生活造成影响,日本政府决定提前一个月于4月1日公布新年号。

令和如何出炉首次没有使用中国古籍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薰佩后之香”,这是新年号“令和”出自《万叶集》中的一句。
“是象征我国丰富的国民文化和悠长传统的日本古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4月1日在记者会上说,新年号“蕴含了在人们的美丽心灵相互靠近之中,文化诞生并成长的意思”。
有日本媒体记者提问安倍说,以往都是取自中国典籍,请问首相这次选自日本古籍的考量是什么?对下一次时代有什么想法?
安倍回答说,《万叶集》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诗集,其中不但包括贵族和歌,还包括平民生活中的和歌。日本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国家,《万叶集》中的和歌能代表日本的传统,“我们应该将这种传统传承到下一代。”他说。
“希望和国民们一起,建设对年轻人而言洋溢希望的日本”,安倍说,透露选定该年号是意识到了年轻人。
自645年日本启用首个年号“大化”以来,过去247个年号中辨明出处的均出自中国古籍,多数是《四书五经》等唐代之前的古典文献。比如“昭和”出自《尚书》的“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平成”出自《史记》的“内平外成”和《书经》的“地平天成”。因为此前负责选择年号的专家多由通晓中国古典文化的学者担任。
在这次新年号的评选阶段,有呼声认为,应该站在日本传统文化的立场上,从日本古籍中选取。日本政府对此回应称,此次正式委托提案的专家包括日本文化、中国文学、日本史学、东洋史学等领域的有识之士。
4月1日,政府在首相官邸召开了由诺贝尔奖得主、京都大学教授山中伸弥等9名专家组成的“有关年号的恳谈会”倾听意见,还听取了众参两院正副议长的意见,在内阁会议上敲定了改元政令。

令和背后溯源
还是没能抹去中国痕迹?

  据环球网报道,《万叶集》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和歌集,收录诗歌4500余首,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诗经》。尽管被看作是日本古籍,《万叶集》仍然无法抹去源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公开资料显示,《万叶集》借鉴了中国诗歌的题材、形式以及表现方法,收编了部分汉诗。值得一提的是,《万叶集》成书时,日本尚未拥有自己的文字,全部诗歌采用汉字为注音符号记录而成。
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日籍教授、原日本读卖新闻编辑委员加藤隆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万叶集》第五卷《梅花之歌》的原文部分,还是按照古代中文的写法记录下来。而且,《万叶集》收录了118首关于梅花的诗歌,看得出是受到了中国审美的影响。不过“和”代表“和风”,因此加藤隆则认为“令和”带有中日融合的含义。

年号有何意义?

  共同社4月1日刊发解读文章认为,虽说因为方便性等理由而使用公历的情况增多,但年号有着1300多年历史,作为日本的独特文化也扎下根来。
“有人在年号中寄托了对新时代的想法。希望日本作为全世界唯一留存年号制度的国家,把此次改元作为重新思考其意义的机会。”文章写道。
不过,对年号的批评声一直不绝于耳。
报道称,日本政府重视国会在特例法附带决议中要求的“应该避免因改元而影响国民生活”。首相安倍晋三在今年1月的记者会上表示会在4月1日事前公布新年号。
对此,保守派从重视一代天皇使用一个年号的明治时代以来“一世一元”制度的立场出发,对提前公布或导致产生新旧天皇“双重权威”一直表示担忧。
不过,共同社的舆论调查显示,对年号的批评性意见已经不如以往那样高涨。调查显示,对于年号和公历中希望使用哪个的设问,回答都想使用的占39.8%,回答公历的占34.6%,回答年号的占24.3%,未见对年号的强烈排斥反应。

新 闻 纵 深
日本年号使用过72个汉字
“永”字次数最多
出自《尚书》的最多

  报道称,日本的年号从公元645年孝德天皇“大化”开始,可追溯的记录绝大部分的典故都取自中国古代经典著作。毕竟,原则上年号汉字必须有所典故、言之成理,所以被日本吸纳、内化成传统的汉学,自然就是最直接的资料库。
中国的《尚书》《易经》《史记》《汉书》以及其他史书和文选,可都是日本年号的“取名大典”。其中,《尚书》排名第一,被取字37次;第二名是《周易》,共27次。
在日本的247个年号中,被使用过的汉字仅有72个。据日本共同社4月1日报道,由于日本天皇在彰显自己权威和特色的同时也会加入迎来长久而美好时代的愿望,特定汉字被反复使用。其中次数最多的是“永”字,达29次。“元”和“天”字各27次,“治”为21次,“应”20次,“正”“长”“文”“和”各19次,“安”则使用过17次。
日本年号一直以中国古籍为依据来制定,除“天平感宝”、“神护景云”等奈良时代的5个例外,均由2个汉字组成,而且从未使用过平假名和片假名。
仅使用过1次的汉字有“吉”“胜”“泰”“白”“福”等30个。昭和的“昭”字也是其中之一。在决定昭和的时候,据称解释字义花了很多功夫。平成是第12次使用“平”字,“成”则是首度登场。
本组稿件采写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燕磊 综合新华社、澎湃、中青网、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