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管家婆内部透密

六合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主播 >> 正文

央视女主播徐珺“百亿家产”案首度开庭

作者: 时间:2018-05-07 11:04:33 阅读:/plus/hit.php?aid=213596 次

央视女主播徐珺“百亿家产”案首度开庭

央视女主播徐珺“百亿家产”案首度开庭

知名地产商李贵斌去世后,其名下实名或隐名(他人代持)多家企业股权被陆续转至其弟李贵杰名下。李贵斌的妻子、央视主持人徐珺发起多个诉讼,要求确认股权转让无效。这场嫂子诉小叔子的案件,由于事关北京等地多个大型地产,引发金融机构普遍关切。

此前,《中国经营报》曾独家披露李贵斌就医及病危等情况,根据其就医记录,转股文件中显示李贵斌“一天三地8个公司会议室参加股东会”恰发生在医院对其下达“病危通知”期间。且已有鉴定指出,出现在一系列股权变更文件上的李贵斌“签名”,系手签章而非其亲笔签名。

据了解,徐珺方面律师曾试图进行刑事立案,因认为此案中出现大量疑似造假行为,且李贵斌当时是否具有法律认可的“清醒意识”值得怀疑。另有知情人透露,李贵斌去世后,徐珺及其一子一女未能从公司、小叔子李贵杰处获得任何经济支持。

聚焦“意识”问题

2016年末时,李贵斌住院;2017年1月28日,医院下病重通知;同年2月3日,医院下病危通知;十天后的2月13日,李贵斌病逝。

巧的是,多个工商变更登记材料显示,就在医院下达病危通知的2月3日,李贵斌曾“出现”在8家企业的股东会文件中,会场则分别位于北京、聊城、冠县三地。

根据文件,在2017年2月3日当天,北京有5家企业召开了股东会:北京光耀东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光耀东方航天桥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光耀东方羊坊店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北京光耀东方时代购物广场有限公司、北京光耀东方建筑规划设计有限公司。

山东则有3家企业:山东冠县万泽商贸有限公司、山东聊城华信恒隆商贸有限公司、山东光耀利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根据工商登记变更材料,这8家企业的股东会分别在各自会议室召开,并形成了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总体而言,即李贵斌将名下股权转给弟弟李贵杰,除其中一家企业标明对价为1200万元外,其他均为零对价。

而变更之前,上述公司股权多数为李贵斌持六成,李贵杰与李某某(李贵斌前妻所生儿子)各持两成。而变更后,李贵斌名下股权均转至李贵杰名下。

值得一提的细节是,此前记者了解到,李贵斌最初在301医院住院,但病逝前几天,有过一次转院。知情人透露,其间曾有律师及李贵杰在病房内,要求病床上的李贵斌签署文件,但彼时李贵斌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几次写错,以至于旁边有人提醒他自己的名字该怎么写。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因为此事牵涉利益重大,且早前相关鉴定显示签字等非李贵斌亲笔,故徐珺一方的律师也曾试图进行刑事立案。而本报早前曾报道,在另一起涉及李贵杰与广东商人黄芳萍的股权转移往事中,即曾出现假公章等类似情节,北京海淀警方曾对此进行了立案受理。

小叔子被指“零给予”

李贵斌与徐珺均为山东聊城人,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8岁,女儿2岁。李贵斌在2003年从银行离职后,即下海从事房地产,陆续建立“光耀东方”系企业,并将总部迁往北京。

目前,光耀东方集团在北京、上海、河北、山东、山西等地均有大型地产物业。记者粗略统计,仅据光耀东方官网,其旗下大型物业即有22项,其中9项位于北京:光耀东方中心、光耀东方广场、中电信息大厦、京威世纪建筑大厦、新中关大厦、中关村时代广场、世纪天乐大厦、美博汇大厦、CBD东舍。

粗略估算,这些物业总价远在百亿元之上。而光耀东方系企业中,多以一处物业即对应一个注册企业,前述在2017年2月3日变更的北京光耀东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属于早期注册企业,形同集团公司,但也并不统领其他全部物业企业。

有熟悉李贵斌、徐珺的人士透露,李贵斌去世后,徐珺母子三人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非但没能继承相应股权,且迄今一年半以来,无论是公司还是李贵杰,均未向三人提供经济支持。

另据知情人透露,李贵斌病逝时,其个人银行卡上仍有大量资金,但这些资金也被他人转走,未能留给徐珺母子。这直接导致目前母子三人经济状况紧张。

此前法院向记者证实,徐珺方面已对部分涉诉公司股权申请冻结,此举引发相关金融机构关切。另有消息称,圈内曾有关于转售光耀东方相关物业的传言,但未获证实。

有律师提醒称,由于光耀东方集团股权纠纷已经进入诉讼阶段,若有人购买此类物业,将面临极大的法律风险。因为此事一经公之于众,便形成事实上的公告,如果有人还要执意购买涉诉房产,就不属于“善意取得第三方”,徐珺母子可以按恶意转移资产等诉由将之起诉、追回涉诉房产。

由于股权变更涉及多个公司、发生在多地,因此徐珺发起的诉讼较多,目前开庭的仅为北京某法院。本报记者曾联系光耀东方集团及李贵杰,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零价”转股有风险

近年来,由股权转让引发的诉讼颇多,其中亦有涉及刑事犯罪案例。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郭少军律师认为,根据媒体报道,此案股权转让中涉及的法律问题较多,突出的有两个方面。

首先是,如果股权零元转让损害第三人利益,则转让合同无效。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其中包括:“(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如果李贵斌零元转让股权的行为导致个人以及家庭对外的债权人利益得不到保障,则转让行为因为损害第三人利益导致无效。

“如果股权买卖双方对零元价转让股权没有任何其他合理的商业背景作为理由,那么很可能被法院认为股权买卖双方之间存在恶意串通,故意损害债主的利益,法院就可以撤销转让协议。”

其次,郭少军律师指出,一些零元转让股权的行为,也可能会涉及刑事犯罪。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可以实现大量财产的转移,本案涉及到大量的不动产,不动产增值中存在比例很高的所得税和土地增值税,导致国家大量税收流失,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甚至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并导致合同无效。

如果经法定程序认定转让合同无效,则该转让合同自始无效,需要恢复到转让前的状态,本案中涉及的股份就需要按照遗产继承的相关法律规定来处理。

中央财经大学预防金融证券犯罪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许浩认为,虽然法律并未禁止股权可以零元转让,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存在较大风险。比如零元转让股权的性质,在认定上究竟是属于转让还是赠与,存在争议。

此外,如果卖家申报的股权转让收入明显偏低且无正当理由,税务局可以不采纳股权转让协议上的价格,而自行核定税务局所认为的合理价格,按这个核定价格征收个人所得税。